加入收藏 在线咨询联系我们

袁惟仁高帅儿满18岁 拿起相机工作隐身演唱会、摄影棚

作者:时间:2021-09-27 18:58 浏览:

(★“udn星级评论”专栏内容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、摘编。)

3年前,才刚跟袁惟仁离婚不久,我们约了专访,她把一双儿女袁义、袁融带来,访问期间,两人安静乖巧坐在旁边。

袁义那年高一,戴著一付眼镜,180公分已长得高大,访问结束时妈妈叫他跟我们打招呼,他起身满脸羞涩,但依妈妈所言跟我们说嗨,我发现他还在男孩阶段,穿了深色夹克、浅色长裤、白袜子,加黑布鞋,光后面3项搭配起来,显得土气,也算是未经世事的那种朴直。

再次见面,是前几天开新节目,他拿著相机侧拍,男孩已经在工作,他像突然意识到世上有审美观这件事,衬衫、裤子是一套套的搭,脚上也配了潮鞋,过去高壮,如今身形瘦下来有如衣架子,整个蜕变成型男,不笑不说话时酷酷的,像杂志里跳出来的人物,但一开口,男孩腼腆的模样还是从缝里熘出来。

他今年高中毕业,考上黎明科大影视传播系,9月即将入学,因为学校离家远,当初陆元琪在买部车让他代步和租房子两个选择中考量,买车太贵了,最后决定让他搬离家,到学校附近租房子住。日前才刚刚庆祝18岁,他从此将独立起飞,为自己的人生负责,而会选择影视传播系,除了爸妈在这行工作外,决定性的人物,是。

国中时他告诉爸爸,想拍一系列的飞机照片,那是表面上给爸爸的理由,其实他背后追星许久,深爱许佳莹,想买相机组,就是想追拍偶像,“我没告诉爸爸徐佳莹的事,原因是这理由太荒唐了。”袁惟仁带著他去买了机身加镜头,整套8万多的配备,因为说是想拍飞机,当天就带他到滨江街松山机场外围去拍摄飞机降落,那套设备,一路沿用至今日,成了他打工赚钱的工具。

他拍了无数徐佳莹的场次,也透过妈妈公司老板的介绍,接了陶子演唱会、玖壹壹演唱会的拍摄工作,舞台转瞬之间、光影变化律动,他实实在在掌握。考上黎明,到学校报到时,他交出不少作品,让老师非常喜欢,“但我只给了陶姐、玖壹壹的演唱会照片,没放徐佳莹,原因是,前者是工作,后者是我的兴趣,两者不能混为一谈。”

但他拍最好的却是徐佳莹,“因为有爱,拍出来自然好看,徐佳莹的照片对我来说不是工作,交出去会害羞的。”为了拍徐佳莹,他求爸爸给他买了整套摄影工具,四处追星让拍照技术精进,最后还选读了影视传播系,他的人生里有一半,像人造卫星似的绕著一个人走。

而黎明科大那个老师,说来竟有缘分,原来当年陶子主持“超级星光大道”时,袁义还只是国小6年级学生,几次跟爸爸袁惟仁去摄影棚吃盒饭,老师竟然是当时节目的幕后工作人员,也许彼此见过,但没有交集。

袁义经过爸妈离婚、袁惟仁重病瘫痪,这几年特别早熟,知道妈妈辛苦工作不容易,所以高中毕业前就透过管道接案子当摄影师,案子大小不一,开学前,还在陆元琪公司里当员工,领劳基法最低薪资,这几个月,收入好几万都存下来。拍照时有特别技巧?他说,“我有发现,愈胖的人,镜头要拉高往下拍,出来的效果类似自拍的模样,原因是,可以遮掉下巴赘肉,虽然看来有些矮,但他们宁可矮,不能胖。”

为何瘦这么多?他又腼腆笑,“我被妈妈当白老鼠,把她卖的产品给我吃,这个月,我就瘦了5公斤。”

袁义还有个绰号,在脸书上大家都称他“金义”,斜音念来令人发噱,他说,3、4年前一个夏天,跟陆元琪去海边,陆突然感触,告诉袁义、袁融,“我以前交过一个韩国男友,姓金,如果我重新回去找他,你们也许可以改跟他姓,妹妹就叫‘金融’,儿子就叫‘金义’。”金义这两个字才说完,全车都意识到大笑,从此陆元琪不再叫他袁义,袁义说,“妈脸书上的好友也都叫我金义,我已经习惯了,也许这可以当我行走江湖时的别名。”

6月24日,是袁惟仁52岁生日,因为别离,袁义和袁融有5年没办法帮老爸庆生,他写下长文,曝考大学念摄影系,是想跟老爸一起在演唱会上工作,希望有一天,能被老爸从背后抱住,彼此告诉对方“能和你一起工作真的很幸福”。

他揪心写下,“这是我们第5年,在彼此生日无法见面,希望你在聊天室那端都好好的,别忘了,今年我要成年了,我生日那天一定会喝挂,那天你会不会在门口接我回家呢?”袁惟仁自从脑中风后,被家人移至台东疗养,和儿子袁义、女儿袁融几乎断了联络,今年儿子高中毕业、女儿国中毕业,人生大事里,袁惟仁都不再参与,少了父亲陪伴,看来袁义和袁融心里都有很深的遗憾。

(★“udn星级评论”专栏内容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、摘编。)

电话:
联系人:
Q Q:
邮箱:
地址: